粟大毛跟我要送他一个女同学回家,中途在贵州的一个小餐馆吃午饭,据说是他同学猴子的家乡。梦里女同学脑袋上有个大蝴蝶结很漂亮。

吃饱后我独自在那个村子里溜达。村子里瓦房错落有致,有一条平静的河要搭船才能去往别处。站在唯一的街上,面向北站立时,左手边的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右手边顺着石板路往下的就是那条河。

在村子里瞎逛,迎面走过来一只大白鸭子,看上去很快乐的样子。直直地冲着我过来,我一边笑一边躲,问它,你又不是鹅你为什么拱我?它就依然笑着嘎嘎嘎地路过了,我转过头看到它背上还有一窝小鸭子,不自觉跟了上去。走到前面一个小三岔路口,看到地上有两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幼崽,脖子上的毛颜色鲜艳无比,就好奇地蹲下来给他们拍照。某一条路上过来一辆自行车,差点就要压到这俩小家伙,这时候刚刚那只鸭子过来了,把他们往脖子上夹,救了一命。我说这好像不是你的孩子,她突然变成了一个农妇模样,说没事,就带着他们走一段呗。然后她就带着他们还有后背那一窝小鸭子,骑着自行车走了。

我又往前继续逛,看到几只穿着衣服的狗,走来走去,觉得有趣的我都拿着手机记录了下来。还看到一只比山还大的河马,准备下到河里,背脊特别宽一个手机屏幕都装不下。再转头,看到一旁废弃的空地中间,土有点松动,土上面的植物也跟着抖动起来,突然从地里冒出来一只土拨鼠,我惊呆了,赶紧拿手机拍视频,记录下刚出土的土拨鼠。接着旁边的土和植物也开始抖动,陆陆续续出来了好几只土拨鼠,他们走到街上,双手放在嘴巴边,就这样直立着问过路的人要吃的。路人也特大方,问谁谁给,于是他们开始大嚼特嚼。周围的人开始变成猴子,马,羊,都站在路上,倒是一幅很和谐的画面。

我拍了一堆的动物心满意足的往回走,心想这里太好玩了,那么多动物,要去要跟他们分享下才行。回到小餐馆粟大毛说要划船到另外一边找猴子,我说你先打个电话吧,冒昧打扰别人多不好。说着我们已经从石板路下来在船上了,他一边划船一边打电话,划到一半他说打不通。我说不然我们回去吧,先把那个女同学送回家再说。

我们就上了岸,三个人凑在一起看手机。那个女同学把她穿了丝袜的脚一直往手机屏幕上放,我就发火了说你有没有点礼貌,都挡到我看手机了。她也许是意识到了刚刚的唐突,拿手捂着脸不说话,我看到她的手也是黑色的丝袜,就在想丫的里面穿的啥,怎么那么恶心。

我们准备上车继续出发。去取车的路上,粟大毛跟我说,已经跟医院联系好了,待会去做核酸,我说你疯了等结果出来又要等几天,你是不是想在这多待几天?想多放几天假?粟大毛不敢说话,但是也没有要取消的意思。

走之前还要去取我寄存在一个妇女那的东西,都是在这村子里溜达买的。粟大毛去取,妇女扭着瘦弱的身躯,戴着顶渔女那种帽子,说猜猜哪些东西是你的呀?粟大毛一把把大的那包拽过来,瑟瑟发抖看着剩余在她身上的其他东西不敢动手。我看到了跑过去,也扭着身躯说,我看这个耳罩就不是我的,我没买……接下来几分钟我们都扭着来对话,直到把我的所有东西从她身上拿到手。

画面一转,我回到家发现新买的爽肤水瓶子破了,这才想着这妇女为啥跟我扭了半天,接着就被外卖来单的声音吵醒了。

我把这个梦告诉粟大毛,他说根本不会有这个地方,那里的人都不正常的样子,而且他没有女同学要送。我说那个村子的人都是动物变成的,我要把这个梦记录下来。

现在想来,大概梦都是有迹可循的。睡觉之前在看张嘉佳的《天堂旅行团》,刚好看到他们去到了贵州铜仁,梦里就到了猴子的家乡,猴子是贵州人。之前说爽肤水用完了,要乘着双十一买一瓶,梦里就特写了碎掉的爽肤水瓶子。粟大毛说黑丝好看,就有了不礼貌的那个桥段,因为自己不喜欢就安在了别人身上。至于那些动物还有核酸检测,应该是为了故事的完整性吧,做梦都在做防疫,哈哈。

把这个梦记录下来,是为数不多醒来还记得那么清晰的梦,不知道现实有没有像这样的地方呢?风吹过河面泛起涟漪,吹过稻浪波澜起伏,村子里各种动物各司其职,带稻花那一半画面真像小时候的外婆家,另一半可以划船的平静湖面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个村那么多动物估计也只能是梦里吧。我在梦里好开心啊,一点都不害怕,真希望再梦回去,梦个续集出来。

2021年11月1日

于一次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