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代继妹嫁给隐疾总裁,婚后遇继妹,对方依然对她咄咄逼人

“知道。”林沁雪不痛不痒的样子,让季凌宇发生改观。

他打量着对面的林沁雪,“你、难道一点都不难过?”要是换作以前,恐怕早就默不吭声的抹眼泪了。

林沁雪一脸无奈,“为什么不难过?”难道她表现的不够明显嘛?

还是说非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才称得上是难受?

一直盯着她,季凌宇缓缓开口:“沁雪,你好像变了。”

说到这个话题,出于好奇心想知道这副身体的原主更多关于她的事情,林沁雪毫不犹豫的问:“哪里变了?”

“好像比以前有主见了。”季凌宇抿了一口茶水,神情十分淡然的看着她。

林沁雪不反驳,嘴角勾起一下,道:“我去趟洗手间。”

她离坐拎着包朝另一边走去。

再一次透过镜中看着这副绝美的皮囊,她忍不住伸手抚了上去。

要不是真实的皮肤角虫感,她至今不敢相信灵魂穿入了别人身体的事。

关上了水,林沁雪在包中抽出纸巾擦掉水渍后,拿着粉扑和口红补了补妆整理了下两鬓的随意垂下来的乌发才走了出去。

目光折回到原来的位置时,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她方才起身位置上的背影。

浅蓝色中带着一丢丢灰的包tun裙、白色轻纱感的透明泡泡上衣,还有……落花款简约项链?

林沁雪立刻反应过来了,这条项链她印象很深刻,记得刚到手的时候林欣彤没少戴着在她面前晃悠。

呵!还真是阴魂不散。

“凌宇哥哥,你是一个人过来的?”林欣彤声音嗲嗲的问。

提到这,季凌宇抬眸向洗手间的方向望去,不料恰好和林沁雪对视。

发现她的眼神定格在林欣彤身上,起身就要解释。

这一举动被林欣彤洞察个正着,原以为是熟人,满脸带笑的别过头去时,脸上的那抹笑意顿时僵住了,有些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怎么在这。”

林沁雪挑了挑眉,自觉略过她坐下,“不可以吗?我可是过来和凌宇哥哥赴约的。”

刚要开口怼回去,又碍于季凌宇在场,林欣彤欲言又止的看向他,娇滴滴的拉着他的衣角哭诉着:“凌宇哥哥,你看姐姐她老针对人家~”

“人家只不过是和朋友也来茶馆,恰巧碰到你过来打声招呼而已,到了姐姐这反倒成了欣彤的不是了。”

不堪入耳的话林沁雪无暇去听,她淡定的品着茶水别过头向外望去。

还真是小看了她这继妹,演起戏来一套一套的,没做导演做演员还真是可惜了。

“凌宇哥哥,姐姐她就是嫉妒我天赋高资质好抢了她的女一。”林欣彤泫然欲泣的说着,望着林沁雪的眼神中时不时还会透露出一抹令人难以捕捉到的阴狠之色。

说到这,林沁雪差点“喷”了。

她没听错吧?自己会嫉妒她的天分?

白送都不要。

看着林沁雪反常的样子,以为她刚才的淡定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全是伪装出来的,季凌宇安慰:“没关系沁雪,李导不是说了,下一步校园剧的女一你可以过来试试,那就说明有眉目。”

林沁雪咽下口中的茶水,“别别别!”这种潜意识里的拒绝他一个大男人也信?

还真是好糊弄。

再撇一眼对面得意洋洋的女人,林沁雪转眸对季凌宇道:“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有这个好妹妹阴阳怪气的坐在这里,她只感觉眼睛里像塞了颗沙子般隔应。

一听说林沁雪要回去了,林欣彤刚才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马上回归常态,就连说话也带着一丢丢冷嘲热讽的口气:“姐姐,你这就回去啦?”

“好歹妹妹才刚接手女一角色,你留下来帮妹妹对接一下吧。”她站起身来相送时是背对着季凌宇的,脸上这副得意忘形的样子被林沁雪尽收眼底。

她清了清嗓子,想都没想的凑到她耳边怼回去,声音只能两人听见:“需要对接是嘛?那妹妹快要死死的抓紧女一的位置了。”说到后面的时候,林沁雪尤其加重了语气。

两人暗地里较劲表面上带笑的样子季凌宇也没多想。

反倒是林欣彤看着林沁雪扬长而去的身影脸直接黑了。

………………

出了浅赫茶馆。

林沁雪这才体验到逞一时嘴舌之快的祸患。

都怪她这张臭嘴,怎么就是学不会忍忍呢。

当时是爽极了,现在可好了,放出去的狠话连解决的法子都没有。

圈子里认识的人寥寥无几,又不认识什么知名导演,这次一定死的很惨。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林沁雪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心里更是烦躁的厉害,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汇在一起往下流淌着。

纸巾她是一张一张的用,没从根本上解决了问题,根本止不住。

就在她绝望到因为这次真的成了说大话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回过神来。

都怪她蠢,居然忘了自己现在是已婚人士。

虽说那大叔是在云家备受排挤,可最终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把他在领头羊的位置挤下去而已,威望和震慑力还是在的。

她现在身为云家儿媳,不好利用这层身份简直愧对她屈尊嫁过来守寡。

回往景御别苑的路上。

她都想好了,实在不行忍痛让他喝点血也行。

想到这,林沁雪打了个响指,对前面的司机叮嘱:“师傅,能不能再快点?”

司机嘴上虽没应下,可速度明显提升了。

想到了解决的法子,林沁雪的心情也跟着从乌云密布到拨云见日,依照林欣彤那副嘴脸,要是知道自己费尽心思才得到女一被取消的事,还不得气炸了肺!

在脑海中联想到画面,林沁雪在后面捂嘴咯咯笑着。

直至出租车在景御别苑门口缓缓停下,要不是外面的佣人敲车窗她还曾经的其中没有反应过来。

随后,佯装着淡定的样子在包中掏了张红色钞票递过去,忍住笑意后下了车。

扑鼻而来的饭菜香让她在迈开上楼时的脚步中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