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料香精化妆品 2018年第2期

1.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资源植物与生物技术重点实验室/云南省野生资源植物研发重点实验室,云南昆明 650201;2.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植物医生研发中心,云南昆明 650201

………………………………张红霞1,2 孙 果1,2 杜芝芝1,2#

摘要 介绍了熏香的起源、目的、传统熏香和现代熏香方式,同时,重点综述了植物精油在熏香和嗅吸试验方面的生物活性,包括抗菌、杀菌、镇静、调节情绪、镇痛、抗衰老、提高记忆力、杀虫和驱虫等。最后,对植物熏香的发展前景进行了展望。

关键词 熏香 植物熏香原料 生物活性

植物熏香,或称植物香薰,是指芳香植物中的挥发性物质通过加热等处理挥发到空气中,弥漫至整个空间,吸附在衣物等媒介,被人体皮肤系统或者呼吸系统摄取后进入体内,可达到香体、香衣、香氛目的,使人身心舒缓,甚至起到一定医疗保健作用的一种品香方式。熏香大多采用沐浴、佩戴、雾化释放、加热释放、常温释放等方式,是以植物次生代谢合成的挥发性物质为媒介的一种无创伤、简单、安全的缓解或干预手段,与现代芳香疗法的吸入疗法较为相似。

本文从熏香的起源、目的和熏香精油的活性研究等方面进行介绍,最后对植物香原料用于熏香的前景进行展望。

1 熏香简述

1.1 熏香的起源及目的

考古资料表明,古埃及、古中国、古印度、古巴比伦——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使用香料的历史均可追溯至距今5 000年以前,其早期用途多与供奉神灵、祭祀祖先等活动相关。我国对芳香物质的应用有着悠久的历史,据《丁晋公本集——天香传》记载"香之为用从上古矣",可知我国古人对香料的利用历史悠久。亘古以来,香料在饮食调味、医药保健、熏衣化妆、香化环境、宗教祭祀等过程中角色重要,衣中趣、酒中乐、茶中情、菜中味都离不开香味,香衣、香酒、香茶、香食、香药等香物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增添了不少滋味,提供了不少帮助。从李煜、苏轼、黄庭坚、李清照、朱熹等文人的诗词歌赋中都有反映,《金瓶梅》、《红楼梦》、《镜花缘》等明清小说更将香料与日常起居生活紧密联系。

总结古人焚香熏香的习俗和传统,发现其目的和作用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祭祀神灵以养情、保健疗病以养生、香化环境以养鼻、香衣消遣以养性。这一是因为自然科学不发达,故焚香以祈祝神明。如,《周礼春官》载"掌岁时祓除衅(同熏)浴"。二是古人席地而居,燃香草可以祛除卑湿,逐虫驱秽,净化环境空气。如,《诗豳风七月》载"穹窒熏鼠,塞向墐户"。三是香气芬芳,可以怡人心肺。四是上层人士有用蕙草等熏衣染被的喜好,既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又可达到健身洁肤的益处。如,《汉官典职仪式选用》载"尚书郎……女侍史二人洁衣服,执香炉烧熏"[1]。在英文中香料单词"perfume"来自拉丁语"perfumum",是"通过烟雾"的意思,说明古代西方使用香料也是通过熏香的方法[2]。

1.2 传统熏香方式

传统熏香方式是对植物香原料或者加工后的香料采用不同的方法使其中的香味为人所用,达到香氛、香衣、香体或调情等目的,利用的主体是香料物质本身,包括香汤沐浴、佩戴或涂抹熏香、焚烧熏香、隔火熏香等。

香汤沐浴:从现存的史料来看,春秋战国时期,薰香主要是直接将香料放在衣服中香身或煮香汤沐浴。《齐语•国语》、《采兰杂志》、《赵后外传》、《拾遗记》中有古人通过香浴以达到除不祥、香体等目的的记载。从史料记载可以看出,在中国古代,香汤沐浴熏香的习俗已经在上层社会广为流传。古代埃及人也有悠久的用香历史,他们在沐浴的时候加香油或者香膏,这也是香汤沐浴熏香的一种习俗,当时使用的熏香原料有百里香油、牛至、芍药、乳香等[2]。

佩戴熏香:香也可佩在身上发香。中国佩带香的风俗历史悠久,花样繁多,比如佩戴香囊、香包等。《尔雅•释器》谓"妇人之伟,谓之璃",郭璞注"即今之香缨也"。《说文•巾部》称"帷,囊也",段玉裁注"凡囊曰帷"。《广韵•平支》曰"璃,妇人香缨,古者香缨以五彩丝为之,女子许嫁后系诸身,云有系属"。这种风俗就是后世女子系香囊的渊源。古诗词中有"香囊悬肘后"的句子,大概是佩戴香囊的最早反映。

焚烧熏香:将各种香料制成不同的形状,用燃烧的方式使其中的香味散发出来,可以使香气弥漫至各个角落,是古人熏香的一种常用方式,并且焚烧熏香比佩戴香囊熏香更风雅。焚香既可香氛也可香衣,也用于宗教祭祀。汉代开始,境外香料开始传入中土,熏香逐渐在后宫形成习俗,用于香衣香被,并且只有上层社会才能享用。古代多数帝王妃嫔均爱焚香,如汉武帝、赵飞燕、隋炀帝、南陈后主、魏晋南北朝的文人士大夫、达官贵族均爱焚香,甚至穷奢极欲到极致。

隔火熏香:隔火熏香是唐宋以后熏香发展到极致后形成的一种更加高雅的熏香方式,更加科学,不再是直接燃烧香料,而是隔火熏,虽然程序更复杂,但香气更醇、更宜人,多了些情趣,深得文人雅士的青睐。隔火熏香所用香材多为各种香料调制出的合香,可以是香丸、香饼、香粉、香片等,也可以是切成薄片或小块的香料。而隔火熏香的香灰和炭的制作选材挑剔、程序复杂,好的炭和灰才能熏出好的香,所以有"千金难求一炉灰"的说法 [3]。

1.3 现代熏香

现代熏香方式主要是利用植物精油进行熏香。植物精油,又称植物挥发性成分,是以蒸馏、萃取或冷榨、冷吸等方式从植物不同部位(种子、树皮、树叶、枝叶、树根、花朵、果实等)提取获得的挥发性物质,多数为油状液体[4]。现代熏香方式主要为隔火熏香和无火熏香,熏香的材料为植物精油,加热方式不再是用炭,大多为用电的香薰灯、香薰蜡烛等的隔火熏香,或者以扩香器、熏香加湿器、熏香条、熏香花等为媒介的无火熏香方式。

"芳香疗法"这一术语是法国芳香工业化学家Rene-Maurice Gatefosse在其1982年出版的《芳香疗法》一书中提出来的,并得以推广,现代熏香吸入法就是芳香疗法的一种外用方式[5]。

目前市场上在售的香氛产品,主要有家用型香氛产品、车用香氛产品、公共场所香氛产品,如酒店、商场、汽车4S店等,可调节空间香气,也可杀菌、去除异味等。国际知名品牌和公司,如宝洁、Essencia、S.C.Johnson、Air Wick、The Body Shop、Car-Freshener、Bath & Body Works等都相继成功推出了自己的香氛产品。国内在这方面的起步虽然较晚,但近年来也发展较快。

1.4 熏香植物香原料

熏香植物,或称香薰植物,是指兼有芳香、观赏和药用等属性的植物,如薰衣草、迷迭香、玫瑰等。其内含醇、酮、酯、醚类芳香化合物,能产生怡人的香气,被人称为四季飘香的"天然香水瓶"[6]。这些天然的植物香原料,大致可分为树脂类、香花类、香木类、果类、叶类和根茎类[7]。在此根据分类列举一下常用的熏香植物原料。如松、柏、檀香、肉桂、桂枝、降真香等为香木类;沉香、乳香、樟脑、龙脑、安息香等为树脂类,蔷薇、茉莉、含笑、桅子、白兰花、公丁香、玫瑰等为香花类,其中玫瑰精油为鲜花油之冠,具有优雅、柔和、细腻、甜香若蜜、芬芳四溢的玫瑰花香,香味很浓,两滴即可制成一升上好的香水,其价格昂贵,具有"液体黄金"之美誉[8];甘松、薄荷、紫苏、艾等为香叶类;豆蔻、桔、橙、柚、木姜子等为果和种子类香料;白芷、香附子(雀头香)、郁金、蓬莪术、青木香(马兜铃属根茎)、当归、地黄、干姜等为根茎类香料。

2 熏香植物精油的生物活性研究

植物精油是重要的植物源次生代谢物,是从植物的果皮、花、叶、茎、根、全草或果实等部位提取的一种挥发性物质,常温下多为液体,具有独特的气味[9]。

国内外学者对植物精油的生物活性或者药理活性做了大量的研究,如抗菌、抗病毒等,但大多采用涂抹、饲喂和加入到培养基质中的试验方法,用熏蒸或者吸入法进行生物活性研究的报道较少。此部分主要总结用熏蒸或者吸入法进行熏香植物精油生物活性研究的进展。

2.1 抗菌、抗病毒作用

在我国古代,人们就已经意识到了一些植物通过焚烧可以治疗疫病、防止疾病。在我国东晋时期葛洪著《肘后备急方》中就有记载用艾燃烧灸熏患者病床四角防治瘟疫传染[10]。现代研究发现,艾叶含的挥发油对致流感病毒有杀灭或抑制作用,艾条燃烧的烟雾对绿脓杆菌、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碱杆菌等化脓性细菌具有抑制作用,制成的艾叶香烟烟熏对腺病毒、鼻病毒、流感病毒和副流感病毒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11]。

明溪等[12]对苍艾香熏油的复方(苍术、艾叶各100 g,藿香、佩兰、苍术、艾叶、香薷、丁香、花椒各50 g)和各组方的挥发油的体外抑菌作用进行了研究,体外抑菌试验结果表明,苍艾香熏油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乙型链球菌、白色念珠球菌均有体外抑菌作用,并且作用效果在一定范围内随剂量增加而增强。之后,明溪等[13]又对苍艾香熏油的空气消毒作用进行了研究,采用空气消毒试验及空间灭菌试验,选择儿科住院部普通病房、治疗室、门诊室以及特制金属柜,观察苍艾香薰油的空气消毒作用,结果显示苍艾香薰油空气消毒效果优于醋熏、紫外线消毒。梁玉玲[14]对苍术、艾叶、桂枝、薰衣草组成的香薰中药的空气消毒作用进行了研究报道,试验中用经水蒸气蒸馏得到的精油制成的中药香薰液对医院综合科病房进行超声雾化消毒,以过氧乙酸为阳性对照,采用自然菌沉降法检测试验前后空气中细菌数量,结果显示香薰液具有和过氧乙酸相同的消毒效果。

2.2 镇静、调节情绪和抗焦虑作用

KOO等[15]研究发现,ICR小鼠嗅吸石菖蒲精油后可以通过抑制γ-氨基丁酸(GABA)转氨酶的活性而延缓由戊四唑诱导的惊厥。翟秀丽[16]研究发现,通过香薰灯散发精油分子至空气中,对有抑郁情绪倾向的大学生使用植物精油进行干预和调节,研究结果表明嗅闻薰衣草和甜橙精油能够改善受试者抑郁情绪,舒缓心情,缓解学习压力,在对抗抑郁情绪方面有明显的效果。胡忆雪等[17]采用高架十字迷宫(EMP)和Vogel饮水冲突两种造模方式对薰衣草、甜橙、香紫苏和檀香四种精油通过嗅吸法产生的抗焦虑作用进行了评价,结果发现,薰衣草精油对小鼠的抗焦虑作用最强,特别是在增加大鼠开放臂停留时间上作用较为明显,其次为香紫苏精油,檀香与甜橙精油抗焦虑作用不明显。LINCK等[18]研究发现,小鼠在吸入芳樟醇后增加了互相交往的能力,降低了攻击性,说明芳樟醇对小鼠具有一定的镇静和抗焦虑的作用。KRITSIDIMA等[19]研究发现,在排队的牙科病人(n = 340)中随机抽取出其中的患者进行薰衣草精油的嗅吸,和没有嗅吸薰衣草精油的患者进行比较,发现嗅吸了薰衣草精油的牙科病人焦虑情况有所缓解。潘晓岚[20]通过建立焦虑SD大鼠模型,探讨了嗅吸薰衣草精油和香紫苏精油对大鼠的抗焦虑作用,试验结果表明:嗅吸精油香气能安抚焦虑大鼠情绪,明显减少大鼠攻击行为,具有镇静、抗焦虑的作用。

2.3 促进睡眠作用

失眠是临床常见症状之一,以多梦、早醒、易醒、难以入睡、睡眠不深、醒后不易再睡、醒后感不适、疲乏或白天困倦为主要表现。药物是治疗失眠的重要方法之一,但是,催眠药物会一定程度地影响次日早晨的认知功能,特别是半衰期长的药物,因此药物治疗周期宜短[21]。

近年来的科学研究发现天然植物精油香薰具有促进睡眠的作用。刘欣等[22]对由远志、当归、佛手、栀子、红景天、陈皮等制成的中药香薰助眠液的助眠作用进行了研究,通过观察病例在中药香薰助眠干预前后的睡眠质量,发现中药香薰助眠液对缩短以入睡困难为主的失眠者的入睡时间有显著效果。刘静等[23]研究了薰衣草精油对小鼠的镇静催眠作用,通过戊巴比妥钠诱导小鼠睡眠时间及潜伏期试验发现,与对照组相比,香薰各组的睡眠潜伏期均缩短(P<0.05),睡眠时间均延长(P <0.01);使用不同浓度精油香薰的两组相比,睡眠潜伏期没有明显差异(P>0.05),而薰衣草1 g/kg组睡眠时间长于薰衣草0.1 g/kg组(P < 0.01)。

2.4 镇痛作用

殷玲等[24]报道了取Wistar雌性大鼠24只,随机分为香薰组和病理模型组各12只,先制备痛经模型,然后香薰组用当归精油香薰10 d。在第11 d注射缩宫素后观察两组30 min内大鼠扭体次数及血清 β -内啡肽(β-EP)、血栓素 B2(TXB2)、6-酮前列腺素F1a(6-K-PGF1a)水平,并进行脾脏、胸腺病理学观察。当归精油香薰疗法对大鼠痛经模型有良好的镇痛作用,其作用机制可能与神经内分泌激素的综合性调节作用有关。

2.5 抗氧化、抗衰老作用

刘辉等[25]报道了植物精油香薰疗法对D-半乳糖诱导的小鼠衰老模型细胞中的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和丙二醛(MDA)生成的影响,香薰精油组成为薰衣草精油4滴、檀香精油2滴和丹参精油2滴共8滴,按1滴精油加30 mL蒸馏水的比例配成香薰液,每晚6点至次日早晨8点进行香薰,连续6周。试验设置正常对照组、模型对照组和香薰治疗组,模型组和香薰组的小鼠每天颈背皮下注射D-半乳糖120 mg/kg,连续6周,制造衰老模型,正常组小鼠注射同体积的注射用水。小鼠造模6周后,从第43天起,禁食24 h,自由饮水,然后断头采血1 mL,检测各组小鼠红细胞中SOD活性和MDA含量。研究发现香薰疗法能提高机体清除氧自由基的能力,降低机体内脂质过氧化程度,保护细胞膜的完整性和功能的正常发挥,从而起到延缓衰老的作用。

2.6 提神醒脑、提高记忆力的作用

人们通过熏香发现,熏香后均可以使人头脑清醒、思维敏捷、记忆力提高等。操礼琼[26]通过神经行为学筛选及制备嗅上皮毁损模型,把 C57BL/6鼠随机分为对照组、假手术组、模型组(嗅上皮毁损组)、嗅上皮完整+迷迭香精油组、模型+迷迭香精油组;采用Lashley-III水迷宫和嗅觉辨识记忆试验等行为学方法测定吸嗅迷迭香精油对C57BL/6鼠的空间学习记忆和嗅觉辨识记忆的影响;并进行免疫组织化学方法检测各组小鼠海马角1区(cornuammonis CA1)即早基因(c-fos)、乙酰胆碱酯酶(Ach E)和谷氨酸受体(Glu R1)的表达情况,并对结果进行灰度值和平均吸光度值分析,结果发现迷迭香精油通过嗅吸途径可以改善C57BL/6 鼠的学习记忆能力。进一步研究发现嗅吸迷迭香精油改善 C57BL/6 鼠的学习记忆可能与其 CA1 区相关,作用机制可能是迷迭香精油抑制了小鼠CA1区AchE的活性[27]。

丁香酚是丁香等许多植物精油中的主要成分,有研究发现嗅吸丁香酚具有改善记忆的作用[28-30]。杨天鹏[31]将采用Lashley III 水迷宫筛选出的昆明小鼠随机分为空白组、假手术组、模型组(或嗅球摘除组)、药物组(或丁香酚吸入组)、模型+药物组,每组各 10 只,通过嗅觉辨识记忆试验、嗅觉六臂迷宫等试验研究发现嗅吸丁香酚可以改善小鼠记忆力。另外,贺利敏等[32]研究发现嗅吸辛夷挥发油可增强自闭症模型昆明鼠的学习记忆能力,这可能与其维持相关脑区5-羟色胺(5-HT)和多巴胺( DA)含量稳定有关。

2.7 驱虫、杀虫等作用

古典文献中很早就有芸台香辟蠢鱼的记载,所以古代藏书室有"芸台"的雅称。这就与植物中精油的驱虫和杀虫活性有关。

蚊子是一类重要的医学媒介昆虫,是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病的主要传播媒介,还能传播乙脑病毒等多种虫媒病毒。驱避剂是蚊虫防护的主要措施之一,但是目前常用的化学合成驱避剂避蚊胺(DEET)不断有在使用中对人体和环境有害的报道 [33],对植物精油的蚊虫驱避效果研究越来越多,也有很多报道,如桉树精油[34]。江志利[35]对37种植物精油对白纹伊蚊的驱避活性和熏杀活性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黄樟精油、柠檬桉油、木姜子油、五倍橙油、山苍子油、玳玳花油等2 ~ 6 h的驱避效果优于或相当于隆力奇花露水,其中木姜子油和山苍子油效果更为突出,驱避率均在50%以上,显著高于隆力奇花露水的效果;另外,供试植物精油对白纹伊蚊成虫均有一定的熏杀活性,其中冬青油、柠檬草油和肉豆蔻油表现出较强的熏杀活性,其6小时熏杀LC50值分别为2.2365、3.8554和4.8797 μL/L。

PERRUCCI[36]试验发现,薰衣草精油、椒样薄荷精油及其主要组分茴香酮、薄荷醇、薄荷酮在离体条件下用直接接触法及吸入法对食品中的害螨Tyrophaguslongior表现出显著的杀灭活性 [36];另外,EL-ZEMITY与其合作者[37]通过研究发现丁香、桉叶、蒿和迷迭香等植物精油对房尘螨Dermatophagoidespteronyssinus具有一定的杀灭作用,且有时间依赖性。

3 植物香原料用于熏香的开发前景

人类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发现了大量用于熏香的植物原料,这些熏香植物原料中的活性物质通过熏香的方式被人体皮肤或者呼吸系统吸收后可以产生许多医疗保健效果,这些效果可以用于医疗、美容等,还可以香体、香衣、香氛等,且不仅局限于我国历史,西方文明历史中均有用熏香的方式达到一定的医疗保健、美容美肤、赋香的效用的记录。而且人类在不断探索和使用过程中摸索出了直接利用熏香植物提取物(香油、香脂)熏香的方法,还提出了芳香疗法的概念。从中国古代文明和西方文明古国到现代熏香历史,熏香的目的和效果经受了历史考验。近代历史中,因为天然香料资源短缺的问题,合成香精逐渐替代了天然香料,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追求更高品质、更优雅、更健康保健、更天然的生活方式成为了必然,且合成香精的使用产生的各种健康问题越来越突出,使得爱香人士更致力于不断追求天然的植物香料,以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而熏香植物精油的生物活性研究也验证了人类使用植物熏香的相应药理作用。结合现代空间香氛(将天然香熏精油雾化扩散到空气中的冷扩香技术)的发展、香氛营销策略的兴起,植物熏香的发展和市场前景将十分广阔。

(文章源自网络,侵权删)

植物熏香的起源、发展及功能

植物熏香的起源、发展及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