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所鄙视的烂大街的“DW”手表,它到底凭什么就爆红了呢?

DW在2011年,呱呱落地。

到今天为止,人家8岁。

但是,在腕表界,叱咤风云,席卷全球,勇夺“神表”名号。

不经意间,抬眼望去,你的前女友,前前女友,前男友,手腕上都已经被DW攻城略地。

这发展速度,真的让人瞠目结舌。

创立第二年,销售额就超过100万美元。

3年之后,卖出100万块手表,全球销售额突破 7000 万美元。

2015年,营收一举突破1.7亿美元。

2016年,中国神节“双11”,DW登顶钟表行业冠军宝座。

你们所鄙视的烂大街的“DW”手表,它到底凭什么就爆红了呢?

DW,中文名是,丹尼尔·惠灵顿。

它的创立,让人明白,男人之间也有情愫。

是荷尔蒙?肾上腺素?说不清。

据说,某次环球旅行中,创始人遇到了一位英国绅士,手上戴着尼龙表带的劳力士。

无论衣品,还是绅士风度,出类拔萃,与众不同。

你们所鄙视的烂大街的“DW”手表,它到底凭什么就爆红了呢?

灵感瞬间冉冉升起,侵入创始人的大脑,铸成这个简约时尚型的腕表。

并以这位英国绅士的姓名命名,即Daniel Wellington。

我们来算一笔账。

DW一块表的毛利率在50%以上,创始人是唯一股东,扣除人员、营销等各方面成本。

就2015年那一年,他就赚到了6600万美金。

一夜暴富,享尽荣华富贵,而那一年,他才30岁。

目前。

DW遍布100多个国家。

8000多家线下销售点。

超过200家线上网点。

在钟表行业的人眼中,DW到达之处,所向披靡,让人闻风丧胆,又怕又恨。

在钟表人眼里,DW做工粗糙,款式简单,实在是不值一提.

除了表带千变万化,其他,看不出太大差别。

世间规则,就是如此。

你真的牛逼,人家会嫉妒你。

但如果觉得你不值得,你就不该有所得。

所以,就这个让人瞧不上的产品,怎么就能够迅速爆红,销售得风生水起?

在这里,我找到了几个原因。

极简风格的时尚设计

现在,如果有人说,戴手表是为了看时间,那就是在耍流氓。

点破真相的结果是,女人无非是为了耍弄风骚,男人则是为了风流倜傥。

打磨机芯?重视材质?不存在的,人家就不靠质量打底。

DW在瑞士表中,是特立独行的存在。

这种做法在NOMOS身上可见一斑。

论做工,论口碑,在德国格拉苏蒂小镇几个兄弟品牌中,NOMOS绝对被秒成渣。

不过人家胜在设计简单可爱,靠这个就能混饭吃。

况且,价格在万元级别,年轻人稍微垫垫脚,还是可以买得起的。

DW也一样,产品设计走的是简约优雅路线。

超薄的表身,细长的刻度,干净的表面,还有极窄的边框设计。

再配上多彩尼龙表带,时尚又不张扬。

分为不同的size,男女同款。

对于个性多变的人来说,又怎么办呢?

例如,同一天要赴会多种不同口味的女友。

表带解决你的困惑。

根据个人喜好,尼龙表带,皮质表带或不锈钢表带随便换。

紧接着,DW的潮流风浩浩荡荡。

以摧枯拉朽之势,蔓延到别的品牌之上,导致各大品牌也陆续推出尼龙带表款。

尼龙表带是DW的胎记,是标签。

提到尼龙表带就想到DW,如同提到蚝式手表就想到劳力士一样。

时尚加极简风,风格独特,是DW能在业界刮起旋风,坐稳屁股的重要原因。

接地气的价格

写文章之前,我为了做调查,请教了一下朋友。

“你为什么戴DW,它吸引你的元素是什么,是来源于它独特的设计?时尚?行业趋势问题?还是想起你的前女友?”

他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

我正准备调整坐姿,听取他长篇大论,深度分析的时候。

他突然来了一句,“不就是穷吗,还有什么理由!”

我一口嚼碎了的槟榔差点喷到他裤裆上。

不过,想想,其实他说的也有道理。

890到1490元之间的价格,腕表界里的白菜价。

学生的零花钱,白领的月工资,都能和它友好共处。

在大部分年轻人眼里,戴着它吸引狼友骚女的目光才重要,于是好看的设计是重点,价格便宜是王道。

还有,无论朋友生日,加薪升职,还是情人节日,手表绝对是热门礼物之一。

于是,千元左右的价格,DW迅速成为职场白领、热恋男女互赠礼品的首选。

借助互联网媒体

没有互联网以前,传统品牌独具鳌头,占尽资源,小人物只有跪舔的份。

有了互联网,打碎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谁都能发光发热。

DW兴起,很大原因归功于互联网的发明。

它的instagram官方账号,收割了数百万粉丝为它摇旗呐喊。

主页上,图片内容丰富,视觉效果强悍。

品牌和旅行,爱情,美食,艺术等生活元素融合在一起,印证产品“百搭”的特点。

DW在社交媒体上有专业的团队在运营着。

保持与粉丝沟通,回复评论与反馈,足以看出品牌对互联网渠道的重视。

全民参与

小米副总裁黎万强出版过一本书,叫《参与感》。

书中揭秘了,小米能在短短几年内迅速爆红,全民疯抢,市值直冲几百亿美元,与格力电器董明珠定下10亿豪赌。

秘诀在于,参与感的运用。

DW深谙这一方法论,并用到极致。

例如。

DW发起过一个叫#DanielWellington#的ins话题互动,鼓励粉丝上传佩戴DW手表的照片。

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144万张照片上传,参与度空前绝后。

#DWpickoftheday#是DW发起的另一个话题,鼓励粉丝上传自己的日常手表搭配图。

如果有幸被选中,照片会推荐到品牌的Instagram官方账号首页上去。

截止到目前,已有超过4万张照片上传。

人性,在互联网工具的作用下,史无前例地被放大,DW抓住这个趋势,成就了品牌的蹿红。

网红经济下的产物

传统媒体日薄西山,多家电视台,纸媒相继倒塌,它们天然的封闭性在科技的冲击下,鲜血淋漓。

相比之下,社交媒体来者不拒,一大批网络红人汹涌冒出,亿万网友在评论区狂欢。

DW借此机会,请明星或名人为自己站台,砸钱请他们背书宣传。

但更多的是,将手表免费赠送给他们,利用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疯狂吸粉。

例如,有INS粉丝29.3万的加拿大年轻摄影师,INS粉丝45.4万的澳洲主厨。

各大时装周常客Nick Wooster,时尚博主Andy Torres,男模Mariano Di Vaio等等。

不得不说,DW在社交媒体攻城略地,都是这些红人,撬动着亿万粉丝,在背后推着。

除此之外,有的是明星们自己选择了佩戴DW手表。

比如ins粉丝量达到1.2亿的欧美女星Selena Gomez、韩国明星李钟硕,中国明星张艺兴,鹿晗,李易峰。

还有韩国女神宋慧乔,在《太阳的后裔》里面,佩戴了DW的经典款尼龙手表出境,瞬间引爆网络。

DW火爆背后的思考

DW的风潮,其实与当年斯沃琪的成功如出一辙。

当时,石英革命席卷,腕表界哀鸿遍野,斯沃琪迎难而上,孤身抗日。

首先,斯沃琪找来了大量的现代艺术家,将它们的创意尽情挥洒在手表上,引来了一大波年轻人的追逐。

其次,一推出新表,明星和名人站台是少不了的。

于是,年轻人不会觉得它低端,而是觉得它时尚又有趣,穿搭必备。

成立的头三年,斯沃琪就卖掉了1000万块手表。

斯沃琪的模式,无疑是DW的模仿对象。

但是,斯沃琪毕竟用石英表拯救了整个瑞士产业,而DW,却像赚一把就走的投机倒把。

DW 的生产和开发门槛太低,工厂管理不严格,山寨产品空前泛滥。

对传统大牌下手,中国山寨尚且只能做到形似神不似。

但是,丢脸的是,DW仿表的质量,却比很多人手上的 “海淘正品” 好出很多。

虽说,产品不够,文化来凑,但是,也看不出DW在品牌的打造上,有什么远大的志向。

随着山寨的不断流出,新的潮流产品推陈出新,我找不到一个必要的理由来佩戴DW。

品牌文化上的缺失,才是DW让人觉得“烂大街”的真正问题。

而未来,可能连“烂大街”都达不到。

END

所以,DW的未来之路能怎样,还要我们拭目以待。

我是老何,一个专注于腕表瞎扯淡的大猪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