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芦丹氏

芦丹氏

芦丹氏
  • 中文名称:芦丹氏
  • 英文名称:Serge Lutens
  • 创建年代:2009年06月
  • 发源地:法国
芦丹氏Serge Lutens,法国沙龙品牌。

Serge Lutens最开始应该是一个自由化妆师,被法国版《Vogue》的美容编辑看上以后推荐到Carita工作----Carita也是一个护肤品牌,貌似国内还没有。

到了80年代,资生堂进入欧洲市场,开始推出的两款香水Tactics和Murasaki都反响一般。后来从迪奥邀请到Serge Lutens加盟执掌巴黎分舵的美容沙龙,推出的第一款香水Nombre Noir(黑色数字)不久就停产了,传言是因为包装太过昂贵导致入不敷出。从此这款香水的名字就此尘封,直到最近Luca Turin在自己的书中对这款香水推崇倍至,才重新为人所知。

头炮没能打响,不过我们的Serge Lutens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再接再厉于1992年推出了一款Feminite du Bois。哎呀呀,这一款可厉害啦----带起了一阵木香调女香的狂潮。

而且,这款香水也是Serge Lutens和Christopher Sheldrake最佳拍挡合作的开始:Serge Lutens引领方向,Christopher Sheldrake调制香水,Serge Lutens品牌下几乎所有香水都是这么诞生的。(Feminite du Bois的调香师除了Christopher Sheldrake,还有一个Pierre Bourdon,就是调出冷水、YSL的Kouros、迪奥的轻舞飞扬香等香水的牛人。)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这款Feminite du Bois貌似已经是Serge Lutens主持的香水中最具影响的一款,而且还不是以Serge Lutens的名字出品,而是挂着资生堂的名号。

不知道是因为Serge Lutens在香水界的RP问题,还是因为他自己的这个品牌根基尚浅,Serge Lutens的名字极少被任何香水界人士提及。除了Luca Turin的书以外,awo从未在其他的香水书籍或者是香水业内人士的文章访谈中见过Serge Lutens这个名字。

例如Jan Moran的《Fabulous Fragrances II》,Calkin Jellinek的《Perfumery》,Nigel Groom的《The New Perfumery Handbook》等等,都应该算是香水方面的权威书籍,之中都没有提到Serge Lutens品牌或者是他家任何一款香水。而且,并不是这些书对沙龙品牌不屑一顾,事实上在这些书里你可以看到L'artisan Perfumeur、Annick Goutal、Jo Malone等不少沙龙香的品牌及香水。

说到Nigel Groom,他另外有一本书被翻译成了中文,就是这本《香水鉴赏手册》(同系列的鉴赏手册还有很多咖啡、茶、墨水笔、雪茄等)。专家果然是专家,和国内甚至是港台人士所写的香水书不可同日而语----这本《香水鉴赏手册》可以说是中文香水书中最权威的,所介绍的品牌中不但有在国内出场的mass market诸位大佬们,也有Giorgio Beverly Hills、Antonia's Flower、Carven这些在国内少有人提及的牌子,还有Houbigant、Crown、Parfums d'Orsay、Lelong、Molinard、Floris等百年老店,甚至连L'Artisan Perfumeur、Annick Goutal、Parfums de Nicolai之类的沙龙品牌也没拉下。如果你要买一本真正的中文香水书,那么就买这一本吧。

Serge Lutens和Christopher Sheldrake似乎都对中东、北非等地的文化情有独钟,Serge Lutens甚至还在摩洛哥买了栋别墅,每年都去住一段时间。投射到他们的香水作品中,就是有不少款从名字到味道都赤裸裸地阿拉伯/北非风情,例如Cuir Mauresque(摩尔人皮革)、Ambre Sultan(苏丹龙涎香)、Fumerie Turque(土耳其鸦片烟)、Chergui(北非的东风, 蕾克好象写过)、Sarrasins(中世纪对某些穆斯林的称呼)、Rahat Loukoum(一种著名的土耳其糖果,貌似国内也有类似的东东)……

Serge Lutens家其他的不少香水也同样是大红大绿大悲大喜之风格,例如蕾克同样写过的Datura Noir(黑色曼陀罗)、Sam写过的Douce-Amere(苦甜交织/千年不烂心)、Santal de Mysore(迈索尔的檀香,迈索尔是印度的一个邦)……

Serge Lutens香水的整体风格和他家的彩妆一样,和Jean Claude-Ellena的简约是截然不同背道而驰的两个方向。Serge Lutens感觉是有一种偏执的,用场面话来说是感情浓烈个性鲜明,说白一点就是有点一根筋;Jo Malone也有偏执的一面,不过和Serge Lutens的方向也不太一样。

awo觉得从品牌整体而言,香水风格应该多样化一点,菩提树下/轻罗小扇/宫廷舞会/都市魅影……各种都不妨来一点。太偏执的东西或人,可以远观景仰凭吊,但是多半不适合亲近。

awo承认自己喜欢L'Artisan或者Annick Goutal更甚于Serge Lutens,不过Serge Lutens的香水中也有不少是awo的心头好。去参加Serge Lutens闻香会时,目标就是玫瑰、茉莉、百合和晚香玉,结果四款中有三款得偿所愿。

晚香玉指的是他家的Tubereuse Criminelle(罪恶晚香玉),这个在另一篇《暗夜白花百媚香》中已经写了,过几天再贴。百合是Un Lys,当时带去了同为百合香的Donna Karan之Gold以及Frederic Malle Edition de Parfums的地中海百合,以后也会详细再写。顺便也插一句,谢谢C小姐的几款iris,鸢尾专题我还需要仔细想一想才能动笔。

至于玫瑰,awo记得以前好象写过他家的女王玫瑰Sa Majeste la Rose。其实,他家有两款玫瑰香,在国内一般大家只会提到女王玫瑰,可是给另一款玫瑰捧场的人就寥寥无几,这款玫瑰也正是awo想闻的暗夜玫瑰Rose de Nuit,只可惜当天没能闻到实物。

他家有两款玫瑰,也有两款茉莉。上一篇《愈夜愈美丽之茉莉茉莉》写的是A La Nuit,今天说的则是Sarrasins。

Sarrasins是一款有些经典老香感觉(有点醛香)的茉莉,还有点半干涸的墨水瓶的味道,但是细品之下又是极富张力蕴而不发的强势美丽。相比之下,A La Nuit要丰满柔滑得多,在女孩子身上表现会很好,但用在awo身上就不太合适了;而Sarrasins在男人身上感觉可能也不错喔。

Sarrasins的颜色是极深极的紫色----紫色的香水本身就不多,而且多半是紫罗兰的浅紫色,象Sarrasins这样触目惊心的真是少见。不过,Sarrasins在awo身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妖冶浓艳的感觉,和别的Serge Lutens比起来,算是难得的内敛了。不知道在女性皮肤上是否会有别样的深沉妖媚感觉。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红妆时尚网